快乐地活着

发布于 / 未分类 / 2 条评论

疫情让我们都放慢了生活的脚步,有更多地时间去思考和总结。作为三十几岁的人,已来不及矫情,需要认真并好好地回答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,我是谁,我从哪里来,我将要去哪里。就单独个体来说,人是身体和灵魂的结合;就群体来说,是家庭的一员,是单位、团体的一块砖,国家的一份子;我是哭着来的,想带着笑离开。

关于身体

​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疫情让大家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活着才是最重要的,其它都是浮云。现在流行什么健身,跑步之类,觉得不太适合我,选择适合自己的健身方式才是最好的。少喝酒,能不喝就不喝,能半斤解决绝对不一斤;少抽烟,烟对身体伤害是最大的,但一下戒掉有点不太现实,养成多喝水的习惯,三个月减到一天半包以内(三个月再看效果);少熬夜,尽量高效地把事情白天完成,晚上留一点时间给自己思考和学习;多运动,一个星期至少打一次篮球,一个月至少踢一次足球;勤洗漱,爱卫生,说到这,想想都好笑,以前自己还有洁癖,现在被“同化”成最邋遢的那位。总之,尽快恢复昔日的阳光,成为足球场上跑不死的脱兔,篮球场上打不死的小强。

关于灵魂

​ 个人理解“灵魂”源自于需求和欲望。马洛斯将人的需求划分成五层次:生理、安全、情感和归属、尊重、自我实现;用古人的话: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;用现在流行语:活着,更好地活着。

​ 我们无法选择出生,但可以选择怎么活着和死去。活着是为了什么?为了自己的小九九?家人的期待?别人的目光?国家和民族的大义?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答案,我想,既然是哭着来到世界的,那就更应快乐地活着!

把快乐地活着当成人生的终极目标,用科学、理性的方法去分析,最终实现。

  • what-快乐是什么?

​ 回答这个问题,首先得先回答,为什么不快乐呢?小时候大多不快乐,是要写作业,不能睡懒觉,没有钱买自己喜欢的零食、玩具,要被父母管着;稍微大一点之后,懊恼没有上自己喜欢的大学,没有追上自己心仪的女孩;工作成家之后,烦恼太多,逐渐忘了什么是快乐。其实快乐就是满足了当时的需求,大部分人的童年是很快乐,因为那时想法单纯,欲望很少,所以很容易满足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知足常乐。

​ 有人将快乐分为三种,初级的快乐是肉体的快乐,那是饱、暖、物、欲,满足着生理、安全的需求,是平庸的人生,叫性命;中级快乐是精神的快乐,那是诗词歌赋,琴棋书画,周游世界,满足情感和归属、尊重的需求,那是优秀的人生,叫生命;高级的快乐是灵魂的快乐,那是付出,奉献,满足自我实现的需求,那是卓越的人生,叫使命。对于以上,time.life不完全苟同,快乐不分高低,灵魂也无贵贱,仅是社会价值大小区别而已。

  • where-怎么才快乐?

​ 获得快乐应从分两方面入手,一方面是减少欲望,一方面是提高满足欲望的能力,力求在人生大多时间两者达到动态平衡。如果一个人的能力能满足其欲望时,当时是幸福和快乐的;但随着时间的变化,欲望和能力都在不断变化,很难达到平衡,就不免产生烦恼或悲伤,所以我们不可能拥有永久的快乐,只有承认和接受这一点,享受当下的阳光,才是比较明智的选择,方可成为所谓的人生赢家。否则永远停留在过去,患得患失,惶惶终日,或者活在那虚无缥缈的梦里,好高骛远,到都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既往不恋,当下不杂,未来不迎,从时间的维度,从战略的角度去拥抱人生、享受快乐。

​ 写了这么多,以上均是从纯理论方面的一些主观臆测,作为一个工科生,倾向于实用主义,比较强调应用。从个人实际情况出发,将自己的需求简单划为三种:刚性需求(迫切、必须)、弹性需求(近期、可有可无)、超脱需求(远期、有了更好);将满足欲望的能力也分为三方面:资产、能力(已有技能、智商、情商、逆商)、社会关系资源。

​ 借用QC的特征要因法进行分析,不难发现其实影响time.life不快乐的最大原因是,目前的能力无法满足一部分弹性需求和超脱需求。最终选择了一条比较稳妥的策略,不是不敢破釜沉舟,只因有“血洒乌江”的前车之鉴,即做好目前的工作,满足刚性需求和一部分弹性需求;利用剩余的时间和精力,根据自己的优势培养一种不占用固定时间、高性价比、见效快的能力,以此树立信心,同时剔除一些不切实际的弹性需求。

  • when&how-具体的计划

    此部分暂时隐藏。

  • do\check\action-做、检查、修正

​ 药好看疗效,谁喝谁知道。

​ 以前都是一些很零碎的想法,从没有这么系统、深刻地剖析自己,更没想过怎么去行动。现在突然感觉很通透,仿佛重生一样,此刻没有烦恼的杂草,一切那么平静而又美好。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Time & Life » 快乐地活着

  1. avatar

    到了咱们这个年龄段,也自然看明白了很多东西,人生得意须尽欢啊

    1. avatar
      @Mustang/野马 很对,及时行乐,把握能把握的,不活在遗憾中。